正在加载

三希堂(近我者黑)

伊丽莎白 : 我的一切都是为了那辉煌一刻

敦盛与熊谷直实

之前写了很多字,妖妖同学试看之后表示咳不出来还咽不下去。看来化繁为简才是王道,本来就不专业何必去伪专业。文章是由《百度百科》、《平家物语》、《武士道》和其他散乱无名博文复制粘贴联合制药,部分真实内容实属捏造。
——题记

书归正传,故事是日本平安时代末期两大武士家族争斗的产物。平,源两家登上历史舞台后,第二代继承者之间的一场重要战役,史称“一之谷合战”。

此战以平家落败而告终。在合战的末尾,我们年仅十六的主人翁,平氏的敦盛身着华丽铠甲登场,几句台词后便被男二号源氏的大将熊谷直实手起刀落而身首异处,年轻的生命就此草草谢幕。

本文就是这两人之间的故事,平敦盛与熊谷直实,故事不曲折不离奇不跌宕没起伏,易理解助消化,适合各阶层各年龄段的人阅读,请放心服用。

下面分别来简短的介绍一下对阵双方。平敦盛,所属阵营红旗的平家,男十六岁,面容俊美且多才多艺,尤其深通音律擅吹横笛。熊谷直实,所属阵营白旗的源家,男中年人,阵前勇猛无敌一骑当先,以不怕死的作战方法被评为平安年度“关东第一虎(武)者”。

故事开始时,精彩纷呈的“一之谷合战”已然接近尾声。不过不用担心,你什么都没有错过。平氏战败,平家兵将见无力回天纷纷向海上奔逃,准备乘船离开一之谷战场。源家大将熊谷直实立功心切,欲在逃跑众人之中寻个像样的平氏大将一决雌雄,便策马一路疾驰向海边追去。到了岸边,一眼就相中了平家的公子平敦盛。

《平氏物语》中对此时的敦盛是这样描写的:身穿绣有仙鹤地直裰,上浅下深地淡绿铠甲,头盔上打着锹形结,佩戴着镀金地腰刀,背后插着鹰羽箭,拿着缠藤地弓,骑地是圆斑灰毛骏马,配着金饰地雕鞍。

熊谷直实看到敦盛这身行头,母衣鼓风也似英雄,是位漂亮的大将。怎奈敦盛此时已经策马入海游走了五六段远,追赶不及便心生一计,熊谷直实打算用激将法将其召回一战,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掏出扇子高声喊道:“妹妹要过河是哪个来推我。”见势不对这心口不一,熊谷立马用扇子遮住嘴巴,眉头微蹙稍显尴尬。而敦盛反倒是被邻国宋朝这句歌词惊出一身冷汗,面泛红晕的对答到:“你你你,你重说。”熊谷立马端正姿态,高举扇子招呼到:“喂,我见你是位大将军,为何仓惶惶如丧家之犬,这不难为情吗?不要像个女孩一样,快回来与吾一战!”

结果嘿还真对得起咱这张脸。敦盛闻听此番叫阵回头望去,一员白旗武将在众多红旗逃兵中赫然骑马而立,好生英雄。虽说这时的平氏家族已经沉迷浮华,但终究是武士出身。听人这番羞辱,此战怎可不应。于是将海水分开两边,拨马上岸。

在他正要上岸的时候,熊谷直实跃马上前,敦盛抽刀相迎。对阵之间,骑鼓喧天,雅乐无用。两人交锋没有任何悬念,敦盛远远不及这武艺高强力大无穷的乡村土豪。被熊谷直实一把抓住敦盛,纠缠间双双滚落马下,熊谷乘其上,膝压铠袖,按住要割其首级。

可在掀掉敦盛的头盔后,躺在熊谷直实眼前的却原来是一位还未长胡须的少年,和自己的儿子小次郎年龄相仿,只是把牙齿稍加修饰用铁浆水涂成了黑色,且看起来容貌秀丽,怎狠心白刃相加。然而再一低头,看到敦盛腰间插着横笛一支。这支竹笛有名叫做“小枝”,是敦盛的祖父传下来的家宝,敦盛时常都带在身边。熊谷直实恍然醒悟到,莫非他就是昨夜吹笛,清澈悠扬,声感我阵的人吗?

原来昨夜,两军对峙于一之谷。敦盛难以入眠,爬起身来,取出“小枝”,吹奏一曲,以平定澎湃起伏的心境。夜深月高,虫鸣寂寥,优雅的笛声传得很远。不仅本方阵中,竟然连敌人也纷纷侧耳倾听,赞不绝口。熊谷直实虽是武人,倒也粗通音律,凝神细听,暗暗钦佩其乐中风雅。

在此间浮尘乱世两人互不相识,但初见即是死敌。看到眼前的敦盛含羞忍辱,却不见丝毫惊恐之色,熊谷用敬语问道:“你是何人,报上名来,我可饶你不死。”敦盛避而不答,反言问道:“你又是谁?”“吾不甚有名,武藏国熊谷次郎直实是也。”“如此说来,倒还是个不错的敌人。我无须通名,你砍了我的首级去问吧,人们会认得的。”话说按照当时的规矩,身份高的人不能向比自己身份低的人说出自己的名字。

熊谷直实闻听,心想,此少年果真是位大将军。杀他一人,该败之战胜不了,不杀他,该胜之战也不会败。恰巧今晨自家小次郎因战负了轻伤,我心里就不好受,杀了他,他的父母又是何等的悲苦啊。想到这里熊谷直实决心放敦盛离开,让其远离战场。

没曾想敦盛却不领情,为了捍卫自己武士的名誉他说道:“我乃平氏大将,并非贪生怕死之徒。今日既然败于你手,就割取我的首级前去领功吧。”直实反复劝说,但是敦盛死意已决,毫不退让。只听得耳边杀声渐近,源氏其他将领带五十余骑跟了上来。

穷鸟入怀时,猎夫亦不杀。熊谷忍泪说道:“我本想不杀你,可我家大队军马已赶上来了,无论怎样你是逃脱不了了,若落在别人手中,不知会受到什么无端的屈辱,倒不如由我动手,以后给你祭祀供奉吧。”敦盛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在死亡面前没有失去高贵的品格与自豪,仍旧保持着最初那副神情:“唯速决。”熊谷非常怜惜这个少年,不知如何下手,但觉眼前发黑,心内恍惚,竟至分不清前后了。可是事情并不能如此了结,他只好挥泪取了这少年的首级,并且嘴里嘟哝着说:“唉,没有比成为武士更可悲的了,若不是生于武勇之家,哪能落得如此下场!我做了一件多么残酷的事情啊。”

熊谷直实忍不住潸然泪下。俊彦少年,顷刻间化作离魂,果然世事无常,宛如幻梦,生老病死,苦痛实多。自己以前为立战功,梦想加官进爵,不知道残杀了多少生命,但面对视死如归的平氏小将,熊谷直实才第一次了解到了武将的宿命与荣华的虚无。

于是便割下敦盛铠甲下面的直裰,将首级包裹起来,并拔出其腰间“小枝”,吹奏一曲,黯然而去。就此在心中埋下了菩提之种。平时灭亡后,熊谷直实毅然卸甲剃度,做了行脚僧人,法号“莲生”。

从此,敦盛殉难,熊谷出家之事,在日本民间凄绝传唱。名为《敦盛》的“幸若舞”也广泛受到各阶层的人喜爱,流传至今。

『敦盛』 片段:

想来,此间并非常驻之所。

仿若叶之朝露,水中孤月。

金谷咏花之人,为无常之风所诱,荣华之梦早休。

南楼弄月之辈,为有为之云所蔽,先于明月而逝。

人间五十年,与天地长久相较,如梦似幻,一度得生者,岂有不灭乎?!


后记:

相传三百多年后,日本战国时期,几乎统一了日本的名将织田信长十分喜爱这段幸若舞。最后一次咏唱则是在手下明智光秀谋反,身陷京都本能寺之时,唱罢便步入火殿从容赴死。当时距他五十岁生日只有半年时间。
RSS -

Copyright © 2009 Megalov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