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

三希堂(近我者黑)

伊丽莎白 : 我的一切都是为了那辉煌一刻

勃起 尴尬
Not only is MJ the King of Pop, he’s also the King of Boners. We’re glad that both his music and his boners live on.

awkwardboners - “当时我就硬了”
website : http://www.awkwardboners.com/

青云直上

关键字 : 图片 事件

dota cover kunkka

via : http://kunkka.deviantart.com/art/Dota-Allstars-68280110

这场是我们的客场,以黑拆黑,主机打的-ap。前期,中期我们都在不断的“回防,回防,快点回防。”实力是有些许差距,10个人的游戏难免出现相对的薄弱点。他们的鱼人和蜘蛛都起得非常快。蜘蛛个人飞鞋退线基本不参加团战。鱼人带头gank,由于我们没有眩晕控制英雄,致使他们可以嚣张到顶塔强行蹂躏落单英雄,折断我这杆火枪。

相对的,他们也有相对的薄弱点,我们毒龙,斧头,巫妖,也对对方的钢背兽,死骑,赏金,造成了不小的威胁。总的来说,直到我们中路团战遭遇鱼人爆菊(尾部强杀)-强杀火枪。冲乱了阵形,逐一击杀之前,双方也还算平分秋色。那之后便憋屈在对方兵线与ganker的精神与肉体的巨大双重压力之中(这两种压力可叠加)。

越到后来,抓对方鱼人拿不死盾,我们反被抓死。他们小兵上高地,导致我不得不反补摇摇欲坠的下路高塔。上路推塔,我们防守不力,他们冲进腹地强杀我方一名英雄,但是这些进来的恶贼却被我们随后赶来的英雄乱刀剁死在冰封王座之下。这就是他们失足的开始。

虽说这段时期,几乎对方三路兵线分别由对方英雄带领上高,让我们应接不暇,可是他们分散力量之后导致三路都被赶回巢穴,没有突破一个路口。

终于有人承受不了这种压力,我们内部却有人打起了退堂鼓,认为节节败退,无法战胜对方,说对方也是黑,有这样的结果是不错的,我们还能抵御如此之久之类的话,我听了很是恼火,表情不太好看,某人也没再提ag,改口“打完也是好的”。我们蛇发女妖状态一直不太乐观,时刻囧面着。大家闷闷的。之前喝了不少的水,这时我感觉尿急,抽空去了厕所,在小便的时候就想如果真的出师不捷这一下午还怎么坐得过去。

就位之后,我们齐力将中路推到河道,这时大家装备也都成型,对方也没有“过分”的装备,短暂商量之后决定先不管两边兵线,攻一次中路。

巫妖的兵甲和大招,斧头的条刀大招与希瓦,毒龙的毒液与减速,我的金箍棒和水晶剑,蛇妖的...,推破二塔,直指高地,于路上“保送”两名对方单个出现英雄回家。此时对方鱼人和蜘蛛也分两路由两边接近高塔。

我们果断上高,鱼人回程,大家继续将其强杀,这次他没空隙冲乱我们。我们奋力打破兵营,由于对方蜘蛛已经攻破我们家两边高塔,所以我们斧头一直在问“回不回?”。我坚决的说不回去,“一波。”看起来形式也挺像这么一回事,我们的输出已经很高,他们一个一个的复活,混乱之中也没空集结起来,单个或两三个跑来送死,当然我们蛇妖在这期间献身,却正好回去挡住蜘蛛,蜘蛛没办法回程保家,依旧我们发阻止我们推进脚步。这时候我们也都残血,他们两座保护世界之树的远古守护也被齐力伐掉,鱼人等人再次一一复活冲撞入阵,企图让我们停下。想必那个时候他们根本也没空想如果把我们送回老家,会是怎样的结局,他们只是拼了命的想让我们停下。这次无谓的冲击,最后以敌人的全灭换得了我们的守护者巫妖和英勇的斧王的生命。

生命之树已被战火烧焦。我和毒龙,早就杀红了眼睛,挨到他们又有英雄复活上来攻击我们时,我们已经忘记了肉体的伤痛,不停的A向生命之树,这一切都显得麻木,听不到周围的任何声响,如恶鬼般袭向我们的敌人用尽所有技能也将是徒劳。

这是大家实力,智慧与勇气所迸发出的强大力量(嘿嘿)。人生往往也需要如此一搏。即使输掉也将没有遗憾。

青云直上

关键字 : 游戏 dota

此篇文章只限PC版的博客好友才可以阅览
博客好友申请

青云直上

关键字

RSS -

Copyright © 2009 Megalove. All Rights Reserved